这些唯美的佛像竟出自一位俄罗斯小仙女Maria之手,而且让他的子孙和宗族中受赡养的人

在一幅幅充满东方神秘色彩的画作面前,淡淡蓝白色交织的画面,给人以一种静谧的观感。这些唯美的佛像竟出自一位俄罗斯小仙女Maria之手。Maria原本是一位室内窗饰的设计师,在亚洲的多次旅行让她突然对东方文化,对佛教文化的魅力所深深吸引。

孙的幸福和恩泽必定会绵长久远。如果只是用自私自利之心来谋求,而他和子孙们所享受的福报恩泽,便如同春露秋霜一般转瞬即逝。如果再加上用阴谋诡诈的心行处世待人,便不异于服用砒霜鸩酒想要求得健康长寿,没有不很快就消亡的。而且使得灵魂永远堕落恶道,受尽苦难和祸殃。原本想要利益身家儿孙,终究却如同杀害自身和儿孙一般。其行为虽然是属于自取灭亡,而实在是让人悲伤。

编者按:颛愚观衡禅师(1579-1646),明末临济宗高僧。崇祯年间住持云居山真如禅寺。于破败颓废者,多所修复,纲纪松弛者,多所整肃,殚精竭虑,万端筹谋。未几,合寺殿阁辉煌,佛像庄严,并建罗汉垣,宗风重振,法筵大开。一时徒侣云集,常达数百人,云居古剎顿成净土。

在职场上本来可以顺风顺水的她因为一次机缘巧合的偶遇,让她毅然回国后辞去了工作,专心创作了一系列关于佛像题材的作品,并取名「Oriental
Wind」,意涵着东方吹来的一股清风。

宋朝范文正公范仲淹,用自己的俸禄置办义庄赡养宗族中贫穷孤苦之人,并且供给贫穷子弟读书识字,想要令族人受到永久的福利。从宋至今八九百年间,义庄运作良好,无有更替。因此,范仲淹的后代相当兴盛,从宋至今考中功名的人,多得数不过来。

观衡禅师清苦茹淡,不事外缘,身亲畚插,每每坐禅于大伞之下,故亦自署曰:伞居和尚。一生所深研挚信者,当首推《楞严经》。至于讲经说法,立教传灯,尤重音闻之学。凡所居处,则虔礼圆通颂,忏法庄严,时称其为圆通宗,极负盛名。世人咸赞为观音古佛再来。圆寂后,真身不坏,塔葬云居,塔名为“颛愚观衡和尚全身法塔”。

清新脱俗的气质让Maria获得了很高的赞誉,很多人都说;真是画如其人,她像是一朵圣洁的莲华般毫无半点瑕渍。

璞君居士,上继承父母利益他人的志愿,远追随范文正公兴办义庄的遗芳。而且让他的子孙和宗族中受赡养的人,都念阿弥陀佛圣号,求生西方极乐世界。这种不可思议的功德利益,实在是钱财和佛法共同布施,色身和法身一起滋养。而自己和他人将来所受到的福泽利益,将会和虚空一样旷远而没有穷尽。

观音大士像赞

她创作的系列东方风格的作品,既有佛教的画像,也有仙鹤湖山,氤氲缥缈之气笼罩在她的作品之中,给人以疏朗明澈的感动。

于是我为其阐发隐深的旨意,以使得居士的子孙和宗族中的人,以及还有见闻的人,都能共同沐浴佛法的恩光。

石笋孤高,净瓶光洁。云轻如绵,衣白如雪。中立不倚,正视无说。一言不说,万事能诀。一默万全,万无一折。能柔能慈,能刚能烈。密意深远,智趣玄绝。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欲识普门真三昧,珠轮常转不劳舌。

独特的画风受到了众多观者的青睐,瞬间让Maria在一众艺术家中脱颖而出,工作之余,她经常去各地旅行,参观当地的佛教圣地,了解当地文化,因为这段佛缘,为她的创作汲取了丰富的灵感。

人未有不为自身及与子孙谋者,而谋之之道,固宜参详。若为众为公,则其福泽绵长。为己为私,便如春露秋霜。倘或加以机械变诈,则何异服砒鸩以求长生,无不立见其死亡。且令神识永堕恶道,备受祸殃。本欲利己,卒成自戕。虽属自取,实可悲伤。宋范文正公置义庄以赡族,欲令族人恒受其利,故八九百年,长发其祥。璞君居士,上承父母之志,踵文正之遗芳。且令其子若孙并族中受赡者,咸念阿弥陀佛,求生西方。是盖财与法同施,色身与慧命同襄。其若自若他之福泽,殆与虚空同寿而无央。乃为发其隐义,俾其子孙与族人,并见闻者,同沐佛光。(印光法师增广文钞卷三·邓璞君义庄跋)

临济一条白棒,佛祖打之不错。想是观音大士,一棒不曾躲过。若躲过,圆通却成两破。

她在自己的画法中吸取了东方壁画及岩彩的技法,既有岩彩画法的凝练厚重感,又具有东方壁画轻巧灵动的造型,设色淡雅,用笔却生动鲜活,经过不断的试验Maria已经能够出色的运用多种技法来表现心中的佛教题材,丰富的艺术语言让她的作品兼具东西方的艺术特色,高贵圣洁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译文:

送子观音赞

Maria从设计师摇身变成了艺术家,这源于她对于梦想的坚持和对佛教文化的不断深入了解所致,只要有梦想在,哪怕它看似遥不可及,随着冥冥之中指引着的方向便有了豁然开朗的境界。缘份的事,就是这么神奇,坚定心中所爱,或许梦想从来都没有那么远。

人没有不想要为自身以及子孙谋划永久的富贵尊荣的,而谋划的方法,固然应当详细思量。如果能够利益公众和大家,那么,将来他和他子孙的幸福和恩泽必定会绵长久远。如果只是用自私自利之心来谋求,而他和子孙们所享受的福报恩泽,便如同春露秋霜一般转瞬即逝。如果再加上用阴谋诡诈的心行处世待人,便不异于服用砒霜鸩酒想要求得健康长寿,没有不很快就消亡的。而且使得灵魂永远堕落恶道,受尽苦难和祸殃。原本想要利益身家儿孙,终究却如同杀害自身和儿孙一般。其行为虽然是属于自取灭亡,而实在是让人悲伤。

真实圆通,随处出现。法界众生,如一子看。有求之者,无不如愿。是故十方尘刹中,称名供养无数算。

Maria不仅有着出色的画功,气质也是绝佳的好,这与她一直坚持进修有关,倡导素食主义的她将一股清流融入到了自己的创作中来,难怪她能画出如此清新典雅的画面。这与她个人的气质恰如其分的融合在了一起。

宋朝范文正公范仲淹,用自己的俸禄置办义庄赡养宗族中贫穷孤苦之人,并且供给贫穷子弟读书识字,想要令族人受到永久的福利。从宋至今八九百年间,义庄运作良好,无有更替。因此,范仲淹的后代相当兴盛,从宋至今考中功名的人,多得数不过来。

紫石如云,绿竹若柳。大士安之,了无所有。尘尘出现,时时无间。总为众生,大施方便。手中婴儿将与谁,求者圆映不可算。

不断的精修使她在创作之余达到了很好的身心调节,从中更好的领悟到佛教艺术的深厚与广博,进而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更加游刃有余

璞君居士,上继承父母利益他人的志愿,远追随范文正公兴办义庄的遗芳。而且让他的子孙和宗族中受赡养的人,都念阿弥陀佛圣号,求生西方极乐世界。这种不可思议的功德利益,实在是钱财和佛法共同布施,色身和法身一起滋养。而自己和他人将来所受到的福泽利益,将会和虚空一样旷远而没有穷尽。

世间生死,缠缚恩爱。送子与人,慈悲何在?现前为满众生愿,到底还他末后债。

佛法告诉我们不要我执,但不是什么都要放弃,在你所追求的事业,学习,生活中,感知美丽永恒的东西,珍惜当下,面对生活中难以确定的方向,不要犹豫,去做就好。

于是我为其阐发隐深的旨意,以使得居士的子孙和宗族中的人,以及还有见闻的人,都能共同沐浴佛法的恩光。

观音大士一首三目像

正如Maria在佛法中感受到的那样,从她离开职场到成为一名职业画家开始,她坚定的知道自己心中的方向,感恩家人,感恩社会,用自己的不懈努力,画出了自己心中的“佛缘之路”。

自证圆通常真实,随缘所现皆无碍。能现无量首眼臂,八万四千犹大慨。或慈或威难思议,或一或多无杂坏。真俗融通称普门,法界同一观自在。一首不异百万首,三目究竟只一目。谁知三一性元空,示现特为众生故。众生有感无即有,众生若迷有还无。有无本于众生心,菩萨面目无差殊。能于无相现众相,为令众生心向上。何为现首不现身,留与众生作奇想。

劫海度生,水底捞月。刹尘现身,红炉点雪。千条方便,画蛇添足。无量神通,破空出血。用尽多少慈悲,到头只落得个秤锤原是块铁。原是块铁,不是斯人难以说。

子胡狗子最恶,佛祖到来一口,大士如何躲过。圆通本无所有。无所有,狮子虎狼,同垂一只大悲手。

眼底霹雳,耳边闪电。大士圆通,一切齐现。清净寂然,事事周遍。痴为众生,用尽方便。究竟到头何所有?诸佛众生总一片。

真观清净观,驴头不安马头安。悲观及慈观,水面不看火面看。智慧还同烦恼聚,广大未若微尘宽。此是圆通真三昧,分之不破聚不团。

寒实焰发,热乃冰冻。眼中谷响,岸头腰痛。积雪黑如墨,虚空如影动。识得普门真自在,丈六金身作草弄。

龟毛拖地三千丈,兔角撑天九万高。南天摘北斗,劫火弄波涛。借问圆通何处是?珊瑚寸寸是蓬蒿。

狼胎未出,虎腹先胀。打破虚空,泼撒盐酱。马尾却在牛头安,牛角峥嵘马头上。真实圆通,慈悲奴相。

耳里青红,眼中铃铎。北俱卢洲打睡,南赡部洲持钵。毛端法界无边际,十方不满一掌撮。

东寺撞钟,西寺鼓响。王婆搔头,赵婆背痒。相逢借问家乡路,泥鳅尾在苍龙背上。

昨日田中扯草,今朝案上书字。识得大悲千手眼,只是颛愚一指是。

一二三四五,金木水火土。幻海茫茫无尽时,菩萨寻声常救苦。常救苦,张公骑驴,李公过渡。

菩萨之身,众生为命。若无众生,菩萨无性。刹尘无尽身无尽,痴心特为众生病。

现首未现身,无心却有口。尘说刹说说不尽。心空境空,法何所有。百千方便为众生,万亿形藏不觉丑。眉间一目空劫前,顶上神光吞宇宙。

风前吹箫,月下垂钩,自是象游狮舞,不同鼠窃狗偷。不舍事事法法,遍现物物头头。忙到街前刺脑,闲杀云外打齁。饭饱弄箸,醉后狂讴。从来妙德难思议,张家月照李家楼。

水灵不在深,山名不在高。圆通自在力,杀人不用刀。铜钟出自大冶,瓦鼎妙有神陶。农氏粳稷,黄帝巾袍,都是家常茶饭,勿谓门外糠糟。闻藏具足无尽,取用妙在吾曹。

向上原无把鼻,个中不容订商。我师忒煞慈悲,与人独露真常。信手拈来是药,随身到处皆香。有出有没,无数无央。出入本无门户,往来不隔垣墙。如有心识,当自审详。早见紫竹林中主,半夜不疑出太阳。

赞黄介子画三十二应总像

三十二应善于龟毛头尖现妙相,三十二赞巧于虚空面上点浮沤。狭路相逢难回互,不是冤家不聚头。大士介公手,介公大士口。现身与说法,一身分两肘。大士胡为痴,颠倒无妍丑。浑身骨与肉,都为众生有。咂之食之,东走西走。唤之不顾,心膈欲呕。瞻此知此,急为回首。莫负吾师,俞任袁柳。

刀山剑树,短戟长戈。尽是圆通妙境,无非慈悲本科。圆融处处随顺,分别物物淆讹。有感速应,无畏堪托。偶尔皓首翁翁,忽然白发婆婆。千般手眼,万种抚摩。只愿众生得自在,就中难语和非和。

相关文章